梦的类型之一(一)

这是我常常做的一种梦,梦的具体内容或许有差别,但都有类似的场景,梦中会有类似的体验,类似的情绪。

下面是梦的内容:

我走在室外,我要去某个地方,这个地方一般是家,也可能是别的目的地,不过我知道我要去某个地方,这个地方在室内,而且往往是某座我本应熟知的建筑物里,我应该知道一个很容易到达该处的路线,比如回家该如何走,我应该是熟知的。

所有路线的共同特点是,需要乘坐电梯。

但这一次,在梦里,我对于路线有些迷惑,我或多或少的忘记了我本应熟记的路线,或者说不是忘记,而是因为某些原因我无法按照这个路线去那儿了,也许是因为施工,也许是因为我去了一个略微陌生的入口,比如说本来应该从一楼进去,但这次我要从地下室,或者后门进去…或者有另外的人引导我走另外一条陌生的路。

于是我走进了另外一个电梯。

电梯往往不是那种不锈钢色调的内壁,它往往是锈迹斑斑的铁的感觉,或者是某种奇异的花纹或色调,总之它会有一些和正常的电梯不一样,或者说我知道它是异常的。

不管电梯的四壁是否真的是透明的,在梦中我能以透明的视角看到电梯外部,或者说从外部看电梯的轿厢。

我发现电梯轿厢不是用钢索悬挂在电梯井里面的,电梯安装在一个轨道上,往往是单轨。轨道有种深灰色的生铁的颜色,我能看到轨道的链接接头还有并不复杂的机械装置附着在轨道上。

电梯开始运行,但似乎并没有人按动按钮。电梯里除了我还会有别人,但并不拥挤,似乎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很清晰的知道电梯会去哪里。

电梯开始运行,并不是直上直下,它沿着轨道运行,轨道像过山车一样,但并不如过山车惊险,它架在空中连接在两座楼之间,它又延伸到高速公路的中央分隔线上,它又钻入脚手架密布的建筑工地里,它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但一直十分平稳。

虽然看起来它绕了很远很远,但是似乎所有人都认为它走的是一条比正常路线更近的路,而且是抄近路那种近,比如本来从北京到纽约你要从大洋上空飞过去,但这个电梯可以从地球内部直接挖一个隧道过去。

即便它要运行很久,所有人还是认为它在抄近路。

沿着轨道走了很久终于到了目的地,但这里又不是真正的目的地,这里是一个诡异的地方,它似乎并不存在于现实中,但又距离目的地很近很近,比如电梯会停在目的地所在的建筑对面的建筑的顶层,但实际上我很明确的知道目的地对面并没有那么高的建筑。或者本来目的地在10楼,它会停在15楼,而这个楼本来只有13层,甚至它会停在14楼和15楼的之间的那个楼层,虽然那里并不应该有一个楼层。

这个诡异的空间往往有一种奇怪的气氛,比如它可能并没有正常的日光或者照明,而是充满了红色或者蓝色的光,加满了错综复杂的管子,它可能是一片充满了烟雾和燃烧后的灰烬的空地,它可能是堆砌了各种腐烂垃圾的垃圾场,它还可能是到处覆盖着黏稠黏液的某个动物的消化道。

不管它停在了哪个诡异的地方,这里离目的地并不远。

于是我就要去寻找到目的地的路线。

在这样的一个诡异的空间里找路是一种带有恐惧感的事情,因为我知道这个电梯,这个电梯走的路线,这个电梯带我来的地方都是不正常的,某种意义上,找到通往目的地的路等同于找到一个回归正常的路线。

同乘电梯的人已经很快消失在各个转角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找不到通往目的地的路,虽然我知道非常近,可能只有一扇门的距离,但我无法找到那扇门。

有时候我会重新回到电梯,电梯会自动运行,它又会沿着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轨道把我送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同样诡异的地方,它无法回到起点,也无法把我直接送到目的地。

有时候梦会在不停的循环中停止,上电梯-下电梯-上电梯-下电梯……

有时候会困在第一个目的地,直到梦结束。

但我从来不记得梦到底是怎么结束的,就像我不知道梦是怎么开始一样。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